1. <optgroup id="k6diq"></optgroup>
      <track id="k6diq"></track><ruby id="k6diq"><li id="k6diq"></li></ruby>
      <cite id="k6diq"></cite>

    2. 文苑擷英

      薛紅娟 散文——《漢陰的我們村……》

      作者:薛紅娟     時間: 2018-12-11     點擊:9888次    分享到:

      漢陰的我們村……


      此次漢陰之行,盼了許久,我的同事賀磊在那里扶貧兩年,我卻首次去看望他,去“我們村”,感受助力脫貧攻堅戰線上鐵漢子們的擔當和柔情。

      此次進村,源于公務,但我卻心感幸運,能親自看一看公司對口幫扶村漢陰縣雙河口鎮梨樹河村。下午,我們一行4人驅車進村,一路上滿是綠色,雖已不是翠綠,但對于生活工作在陜北的我來說很稀罕。進村雖有通村道路,但受山勢河道所限,通村道路只能使一輛轎車通行,車子在羊腸小道上緩緩前行,尤其是在兩車會車時總讓我的心捏一把汗。原本縣城到村里約40分鐘的車程,現在卻要走1個半小時左右。我們的駐村第一書記賀磊,一路上有說有笑,完全是幸福滿滿的當地居民感。半山腰土坯建成的房屋,成片的黃色菊花,潺潺的流水靜靜流淌著,當我沉醉在這青山綠水中的時候,賀磊說,因為扶貧,我們與這里的青山綠水“結緣”,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一路顛簸,總算到了村里。

      村里冷得很,這是我的第一感受,賀磊說,陜北的冷,只是室外冷,陜南的深秋和隆冬,其冷用一句話概括就是無處可逃,外面冷,屋里更冷,大多時候,呆在室外要比室內暖和。我不停地搓手哆嗦,賀磊說,這里和陜北不一樣,冬天沒有暖氣,全靠火爐取暖,取暖倒是手和臉前面暖和了,但后背還是發涼。我不禁想起了兒時圍著火爐取暖的畫面,那的確是治標不治本啊!“我們村沒有空調和暖氣,冬天我有一席電褥子就搞定啦,當然被子是很厚實的那種。”賀磊興致勃勃地說著,“從妻子懷孕到生產,現在兒子剛滿一周歲了,見面卻不過寥寥數回,但還是希望能給我們村留下一些致富的經驗。”兩年來的駐村生活,讓他成熟了許多,有了牽掛,有了樂觀,有了更大的責任。我被他感染了,頓時心里暖意濃濃。

      村支書和村委會主任很是熱情,他們陪同我們看了在建的產業項目基地。綠油油一片的辣椒地,村民們正在熱火朝天地建設羊肚菌大棚,賀磊說,下一步要有一套適合梨樹河村氣候的羊肚菌種植技術,增加產出率,提升產業效益。還要帶動貧困群眾參與羊肚菌種植,逐步壯大羊肚菌產業。村支書和村委會主任在一旁笑不攏嘴,他們一直不停的夸贊我們的駐村書記,他們叫他“胖書記”,看得出他們都是幸福自信的。

      走在回村支部的路上,我突然想到了那首歌: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藍天配朵夕陽在胸膛/繽紛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多少落寞惆悵都隨晚風飄散/遺忘在鄉間的小路上

      晚上,村支書告訴我們,說是因為炸山導致道路堵塞。這讓我們措手不及,村支書熱心地四處打問,告訴我們晚上是不可能通行了。因為工作必須趕回縣城,后來我們決定驅車至堵路處,再由對面其他車輛來接。我有點害怕,不知道面對的是什么,可是有同事們的陪伴,心里還是無憂的。翻山越嶺,一番波折中趕回了縣城,磨破的手和發軟的腿,讓我對扶貧扶志有了別樣的切身體會。

      第二天,有幸和陜煤集團所有的駐村書記在一起聊天,他們當中有50歲左右的,也有20多歲的,一談起扶貧工作,都是“我們村”咋樣咋樣,我不由得心生敬佩,這是和當地村民融為一體的精神世界的寫照啊。貧困地區獨特的風土人情、艱苦的自然環境、落后的基礎設施,都難不倒這些鐵漢子們。當地大部分年輕人都外出打工謀生,只留下了老人和孩子。于是,他們手把手教村委會成員學會使用電腦,幫助村里銷售野生的獼猴桃、蘑菇、辣椒,與村民一起建立了村民公約,引導村民學習國家政策······在談話中,閆澤華說,組織派他來駐村,問他去還是不去,妻子說,去吧,家里有我和父母。在妻子不舍而又堅定的目光中,他來到了扶貧村,告訴自己必須要干好,才對得起妻子的這份支持。當妻子生孩子的時候,而他正在幫助村里賣蘑菇,事后總是覺得虧欠妻子。好在現在視頻聊天很方便,每天能見到妻子和孩子,就踏實了。談及這些,他憨厚靦腆地笑了。談話中,大家都很爽快地說,我們沒有周末,我們村也離不開我們,扶貧工作做好了,能早日脫貧,我們就放心了。熟悉之間,他們的話語自然多了起來,“我希望我能讓我的村民戶戶有增收項目、人人有脫貧門路”“我希望我的村民能夠徹底走出青山綠水下的貧困”“我希望我的村民實現山窩窩里的致富夢”……這是怎樣的一群人啊,都是地道的關中或陜北人,來到陜南,從不習慣到習慣,從習慣到愛戀,這些助力脫貧攻堅戰線上的鐵漢子們也有柔情,但更多的是擔當。和他們在一起,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縱奔流著,不能控制自己,短暫的漢陰之行,卻讓我的人生多了一次有意義的實踐教育課。

      離開漢陰的那天早晨,透過車窗,突然發現送行的賀磊眼睛濕潤了,我心里猛然一動,眼淚順著眼眶打轉。“致敬你們,第一書記”,我在心里默默念道,不由得想起了他們的順口溜:

      天地時空,斗轉星移,春去冬來

      日子生活,平里平常,有苦有樂

      扶貧工作,滿滿情愛,銘記春秋

      (北元化工  薛紅娟)

      上一篇:李澤林 散文——《割肉》 下一篇:張童周 攝影——《秋菊爭艷》
      WWW.KTV33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