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k6diq"></optgroup>
      <track id="k6diq"></track><ruby id="k6diq"><li id="k6diq"></li></ruby>
      <cite id="k6diq"></cite>

    2. 文苑擷英

      卜春花 散文——《我和草原有個約定》

      作者:卜春花     時間: 2018-12-20     點擊:11238次    分享到:

      “總想看看你的笑臉,總想聽聽你的聲音。總想住進你的氈房,總想舉舉你的酒樽……”這首耳熟能詳的歌從2004年一經發行就風靡大街小巷,老老小小都能來上一段,愛唱歌的我也把它作為了自已卡拉OK的保留曲目,然而每次唱完都會有難以言表的感情久久無法釋懷,卻不知道為什么,終于有一天在母親面前的哼唱中找到了答案。

      當時我反復哼唱這首歌,讓母親生了厭煩,她說:“你天天唱這個,煩不煩啊,我聽都聽煩了”。我說:“不煩呀,一唱就帶勁兒呢!”“這有什么帶勁兒的,去草原看看才帶勁兒呢,去看看你小時候呆過的牧場,去喝喝你當時放不下碗的奶茶,去會會你小時的玩伴,可比你天天哼這個美多了,而且回來就不唱這個了。”媽媽隨口給了我一段文化詞兒。我正準備張嘴調侃媽媽,卻被腦海里的一幅兒時場景堵了回去,我仿佛看到了漫山的野花,追逐羊群的孩子,還有遠遠的氈包。

      “媽,我和你回姥姥家是啥時候的事了?”

      “你也就十來歲吧,這一算你快三十年都沒回去過了!”

      “那時我還是個小丫頭,現在孩子都不是小丫頭了。可不就是快三十年了。”

      “想不想回去看看?”母親帶點慫恿地問,“想”我脫口而出。緊接著就開始計劃什么時候走最合適,算來算去只能等兩年后我的孩子中考完了才有可能,初步定在孩子中考后的暑期回姥姥家看看。再唱這首歌時就有了不一樣的感覺,那種無以言表的情懷竟然變成了滿懷喜悅的期待。

      倒計時的中考讓兩年很快過去。回姥姥家看看的計劃提上日程,經過兩個月的準備終于在孩子開學前坐上了飛往赤峰的班機。在飛機沖上云端的那一刻,心里不由發出慨嘆:草原,我來了!

      在飛機上媽媽忍不住講起了我和她上次回老家的情景,三天兩夜的火車,在北京的倒車簽字,她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和兩個孩子,在擁擠與混亂中穿行。而我只記得我媽把我和我弟從窗戶送上火車她卻因為行李太多擠不上車時我的哭嚎,在硬坐坐位底下長時間蜷縮的疲憊和看不到相對座位底下的弟弟時的焦灼。

      早上的肉丸糊辣湯剛消化完就到了目的地,隨著接機的表姐一家進了赤峰老字號宴賓樓。吃飯的空兒才知道現在的草原已離得很遠,至少要開四個小時的車才能看到。牧民現在集中居住在磚瓦房里,氈包作為旅游項目,更多的是觀賞與體驗。奶茶也早已不再現燒現煮,速溶一沖即可。

      第二天一早,我們跟旅游團向草原進發。盡管湛藍的天空綴滿多姿的白云,但村鎮街道全沒了記憶中的模樣。沿路的變化,讓我心里直打鼓,還能看到那綠綠的草原嗎?還有那成群的牛羊與白云融為一體嗎?聽著蒙古族導游流利的漢語介紹,我對草原的印象越來越模糊,回家的感覺也越來越淡,媽媽也對這熟悉的陌生不適應,努力在記憶中找尋過去的影子。

      隨著不斷深入人煙漸稀,廣闊的大地上青草與黃土為主題,公路兩邊無限長的鐵絲圍欄訴說著封育禁牧的成果與努力。除去公路再無任何建筑時,兒時的記憶才慢慢找回。那時的草原就是這樣的青澀,那時的白云就是這樣隨意,那時的飛鳥就是這樣孤獨,那時的陽光就是這樣熱烈!我覺得找到了往日的草原,可導游說這僅是邊緣,草原在真正的腹地。

      終于到了,我看到了你,夢中的草原!你比我想像的還要美麗。盡管你已褪去了繁花的絢麗,可你不同層次的綠讓我目不暇接。

      白云在草原上投下的影是那么的調皮,讓我懷疑那草原是波光流轉的海洋,那延綿的丘陵是起伏的海浪。面對你,我滿心歡喜卻自卑到塵埃,我期望與你相見,在夢里無數次相像你的容顏,但我還是被你驚艷!曾經的青澀少年成了俊朗漢子,寬廣厚實的胸懷再也看不到單薄的痕跡。爽利的風撫著我的臉,仿佛熱切纏綿的目光,讓我的心蕩漾不已。每一寸被風吹到肌膚,都感受著他無聲的寵溺與縱容。我醉在滿含草香的純凈空氣里,倒在軟綿厚實的草地上,攤開身體滿懷期待接受草原風的洗禮……

      馬是草原的交通工具,也是牧民朝夕相處的伙伴,更是我心中馳騁的夢,坐上馬的那一刻,我變成了草原的精靈,草原找不到我的腳印,卻感受著我的存在,追隨著我的身影。隨著馬兒的前行,不緊不慢的馬蹄聲帶我進入草原深處,當它停下來時我融在草原的天地中,抓不到風,卻能感受到它在我身邊均勻沉穩地呼吸;看不清光,卻被它曖曖地包裹,我是那么小,如同一株不知名的草,淹沒在無盡的草場里。周圍的一切是那樣寧靜,連云朵也不再流動變化,仿佛凝固了時間,定格了畫面。這時間只屬于你和我!這世界只有你和我!不需要語言,我們就心意相通。我被草原施了魔法,心和身都被牢牢地定在這無限的空間動彈不得,眼看著所有的煩惱被他清空,心中的積郁被他掃除,隱藏的不滿被他拿走,任由他卸下我所有,身被掏空樣的輕,心無一物樣的靜,無喜無悲無嗔無怨地與草原融為一體……

      真的不想走,我還沒有看夠這里的美景,我還沒感受他朝夕的變化,我還沒傾聽四季的風語,我怎舍得離去?但我不屬于這里,我不是他真正的子民,我沒有資格在這里永遠地呆下去,帶著不甘與遺憾,我踏上回程。

      本以為還會走來時的路,從深入走向邊緣,從靜寂走向繁華,讓我有個適應的過程,但回去的路不是走來時的那條,我還沒想好怎么和草原告別就即將離開,讓心情黯然的我沮喪到了極點!我還沒有告訴他我在他這里是多么的安寧,現在心里全是他;我還沒有說我會一直想著他,一定會回來看他。正在后悔沒和草原說上最后一句話時,導游帶我們來到了可以和草原對話的地方——百草敖包,我一掃羞澀與矜持,隨著人流圍著敖包轉圈,我要把想說的話全在這里說一遍,我要許下再來看看的心愿,我變的大膽,并在剎那間冒出了一個驚到自已的人生目標,我不知道是不是草原給了我勇氣,但真的是我一直都沒敢想的目標,在出口默念這個目標時還是遲疑的、模糊的、不自信的,但隨著我一遍遍的默念,我的目標越來越清晰、我的信心越來越堅定,我的力量越來越強大,我不再難過不再畏縮,從敖包出來心情就明亮愉悅起來!

      我的草原之行很圓滿,但我和草原有個約定……


      (建設集團  卜春花)

      上一篇:亞 東 散文——《饸饹記》 下一篇:劉 剛 散文——《卡喇昆侖山情緣》
      WWW.KTV3333,COM